济南市股市配资公司

发布日期:2024-02-23 09:03    点击次数:165

作者:武陟东旭

声明:兵说原创首发,已开通全网维权,抄袭搬运必究

1936年4月,红28军政委高敬亭得知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:在一个月前,敌25路军的后勤部长王国珍被自己手下的营长林维先私自放走了。

听了这个营长的名字,高敬亭不由得一怔。

林维先(1912—1985),是金寨县南溪镇人,他1929年参加红军,1930年入团,两年后入党。

林维先的军事指挥才能出众,在战斗中成长进步很快。

1934年4月,林维先升任红25军82师师长,这时候他才22岁。

1934年9月,红25军政治部主任郭述申被错误撤职。

【郭述申】

林维先被高敬亭错判为郭述申的骨干分子,撤掉了他82师师长的职务,还开除了他的党籍。

不仅如此,林维先还被判处极刑。

就在要执行枪决的时候,师里的干部战士纷纷为林维先求情,说林师长是好人,大家愿意以性命担保。

就这样,高敬亭枪下留人,林维先死里逃生。

林维先的死罪虽然免了,但处分不能取消,师长是肯定是干不成了。

不久,他被开除军籍,到民工队做了挑夫。

在1934年10月的一次战斗中,挑夫林维先主动站出来指挥,一举扭转了战局。

林维先又被恢复了军籍,在军部当了一名参谋。

同年11月,红25军在徐海东的率领下北上长征,高敬亭留在苏区,组建了红28军,坚持斗争。

说是一个军,其实只有一个团的兵力,只有一千人左右。

红25军离开之后,老蒋趁机在鄂豫皖苏区发动“围剿”,限令其部队在半年之内将大别山的红军消灭。

蒋军出动数万人,对皖北苏区发动了疯狂的进攻。

因为敌我力量悬殊,红28军损失惨重。

几个月之内,红82师师长罗成云、政治部主任熊大海、手枪团副团长蔡泽礼先后牺牲。

困难时期,高敬亭一度无将可用,林维先被重新启用,担任特务营营长。

宣布这一决定的时候,高敬亭将一把手枪交给了他。

林维先看着手枪,心中感慨万千,一阵心酸,因为自己得不到充分的信任,虽然担任参谋,但是连枪都没有配发。

尽管如此,他还是接受了任命,担任特务营营长。

在高敬亭和战友们的努力下,蒋军对红28军的“围剿”无果而终。

老蒋非常愤怒,为了扑灭革命的烈火,在1936年初,老蒋又任命第14军军长卫立煌担任大别山的“剿总”指挥。

【卫立煌】

老蒋之所以要让卫立煌出马,不是偶然的。

卫立煌1897年出生,20来岁就当了旅长。

北伐战争时,他已经担任了第一军第14师师长。

到了1928年,卫立煌出任南京卫戍副司令。

两年之后,他已经是第14军军长。

胡宗南比卫立煌大一岁,有“天子第一门生”之称,他的升迁速度接近火箭了,但这时候的职务还是师长。

这说明两点:一来卫立煌忠于老蒋,二来此人打仗确实有两把刷子。

老蒋点将卫立煌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他是合肥人,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。

卫立煌到任后,果然给红28军带来很大的压力。

他重新划分了“清剿区”,然后效仿老蒋在瑞金苏区搞的那一套,到处增设碉堡。

他还利用当地人,组成了专门的追剿队。

更为毒辣的是,他强迫村民订立“五家联保”协议,一人窝藏红军,5家遭殃。

这给红28军带来很大的麻烦,红军的生存空间被大大压缩。

面对危局,红28军政委高敬亭并不气馁,他要求大家集思广益,为对付敌人献计献策。

林维先提出了自己的见解:“白匪从四面八方开进大别山,我们不能集中跟敌人正面硬顶,那样正好上了他们的当。”

【高敬亭】

“你说该如何办?”高敬亭问。

“我们可以化整为零,分散行动,跟敌人打游击,捉迷藏。”林维先说。

“你的思路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,说下去。”高敬亭鼓励道。

“我们最好抽出一支部队,离开大别山向西运动,到平汉路去,给敌人造成错觉……”

高敬亭听了,不由得拍案叫绝,便命林维先率领特务营执行西出平汉路的任务。

从这件事看,高敬亭对林维先是信任的。

但由于之前林维先被撤职的事,高敬亭听说林维先释放了蒋军的要员,还是一愣。

毕竟当时的形势险恶,错综复杂,在红28军系统,就发生过鄂东道委书记张德山、原红74师师长丁少卿等干部叛变的情况。

总之,在非常时期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高敬亭不得不提高警惕。

因此,高敬亭便组织人员,对此事进行了调查。

调查结果很快出来了,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。

原来,3月13日黎明,林维先率全营从金寨抱儿山附近出发,他们穿山越岭,开始了西进之旅。

一路上,遇弱敌的时候他们果断出击,遇强敌的时候就绕道而行。

经过几天几夜的行军,打了大小十多仗之后,他们终于在3月17日黄昏到达位于湖北孝感平头山,安营扎寨。

【高敬亭将军塑像】

特务营的一系列举动,果然让卫立煌产生了误判,他认为红军主力要跳出大别山去了。

卫立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赶忙下令东北军102师和103师前去追击。

与此同时,他下令孝感保安团就地堵截。

这时,林维先又想到一条计策,让一连连长雷文学绕道敌后,边打边退。

敌人再次做出误判,认为红军要返回大别山。

他们立即向卫立煌报告:“我部在平头山歼灭了200多名匪军,匪首被击毙,余部已经向大别山败退。”

其实,林维先并没有走,他带领营主力在平头山潜伏,等待战机。

3月17日中午8时许,机会终于来了。

侦察兵反馈了一条信息,说昨天晚上,有一个连的敌人押着一百多名民夫,在青山镇住下了。

听到这消息,林维先来了精神,他敏锐地察觉到,这些挑夫担子里肯定有“货”。

于是他果断决定,伏击这股敌人,捞点“外快”。

战士们一听说有仗可打,还有“油水”,当即摩拳擦掌,精神抖擞。

全营按照命令,在当天中午10时隐蔽在青山镇东边的山林里。

11时许,毫无防备的敌人大摇大摆进入伏击圈,林维先一声令下,战士们的手榴弹迅速砸向敌人,步枪也同时开火。

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,抵抗了没有半小时就被打垮。

林维先的判断准确,运气也很好,这些挑夫挑的正是军用物资。而且在战斗中,战士们还俘虏了一个骑马的军官。

【红军资料照】

此人一开始的时候支支吾吾,说自己是个副连长。

但林维先凭经验看出,此人身份没那么简单。

因为在被俘之前,他身边有3个士兵拼命保护,被我军击毙。

不仅如此,他的背后还跟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。

按照蒋军的惯例,副连长是不能带家属的。

林维先认定此人在撒谎,便发动车轮战,对此人进行不间断的审讯。

到了后半夜,此人撑不住了,终于交代了自己的身份。

原来他是敌25路军的后勤部长,名叫王国珍。

林维先听了喜出望外,他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……

当天晚上,他故意把部队集合起来,然后叉腰向战士们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:“同志们,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们红28军已进入桐柏山区,即将和红25军会师,我们后卫部队一定要加速行军,争取在在两天之内与主力汇合。”

他发表讲话的时候,用了很大力气,唯恐被关押在附近的王国珍听不到。

半夜时分,哨兵身边出现了一个村妇,二人似乎是老相识,一见面就拥抱。

然后,二人相拥走向路边的小树林……

这时候的哨兵,将自己的任务忘得一干二净。

【开国中将林维先】

王国珍一见大喜,用力磨断胳膊上的绳子,又撞开已经腐朽的窗棂,逃之夭夭。

他回去之后,第一时间将自己听到的“情报”,向敌25路军总司令梁冠英作了报告。

梁冠英喜出望外,又赶紧向卫立煌报告。

卫立煌听说红28军主力撤出了大别山,正在向红25军靠拢,心中大喜,觉得为党国立功的时候到了。

他随即调动刘茂恩的64师、东北军的102师向平汉路西不分昼夜地追击。

结果折腾了半个月,连红军的影子也没有见到,这才知道上了当。

原来,林维先上演了一出“蒋干盗书”的好戏。

为了保密,林维先自己亲自化装成哨兵去换岗,那名村姑也是我地下组织成员。

可以想象,看着王国珍的背影渐渐消失,林维先的心情是怎么样的。

可是,被换下的哨兵并不知道里面的内情,错误地以为林维先自己去站岗,是为了释放王国珍,遂向上级作了报告。

而当时,林维先没有跟高敬亭在一起,也没有配备电台,无法及时将释放王国珍的原委进行汇报。

经过调查,真相很快水落石出,高敬亭却对林维先十分赞赏。

经过这次事件,高敬亭彻底改变了对林维先的看法。

1938年2月,红28军被改编为新四军第4支队之后,高敬亭担任支队司令员,林维先则担任支队参谋长,二人开始了新的战斗。

林维先也因为出色的军事才能,被主席称为“游击专家”。

参考资料:

1,《林维先将军:游击大师》,大江南北杂志

2,《“游击专家”林维先二三事》

【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欢迎投稿,私信必复】

林维卫立煌王国珍高敬亭林维先发布于:云南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
Powered by 济南市股市配资公司_平台配资炒股-股市场外配资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